沈尧伊新作《长征·1936》发布

来自:中国美术出版总社 2016-03-22  4  1112


72岁的连环画家沈尧伊动作敏捷,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断跟连环画老友新人握手致意。昨天,对这位古稀老人来说,是个欢乐的节日,他坚持三年创作完成的新作《长征·1936》600幅原作在国粹苑展出,《长征·1936》第二部《大回旋》也同时首发。为了庆祝连环画新作的诞生,连环画名家也到场为连友们签名留念。但在一派欢庆的场面下,连环画创作少有新人加入的困境也更加凸显。

1458631525325153.png

“我们这帮人就是有病”


《长征·1936》分为《奠基礼》《大回旋》《大会师》三部曲,共六百多幅原稿。画稿按顺序一一排开,整个展览动用了五个展厅。如此大规模展出原作,对于沈尧伊来说是第一次,对于连环画界也极为少见。

1458631697659339.png

2012年,已是古稀之年的沈尧伊开始动笔创作《长征·1936》,“它是《地球上的红飘带》连环画的姐妹篇,促使我创作连环画的基本动力不是文本,而是历史图像的缺失。”沈尧伊说,早在1983年连环画《地球上的红飘带》(作者魏巍 改编王素)结稿前,他就曾希望作家魏巍能写个续集,把长征第二年,也就是1936年的过程写完,他再继续画,“但魏巍说他年事已高,力不从心。我也没有坚持自己的想法,结果这也成了我内心不了的愿望。”

1464168616535207.png

多年来,沈尧伊的资料搜集一直在进行。他也越来越发现,“长征虽举世闻名,但在图像方面几乎是空白。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未见一幅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图稿,而红二方面军有8幅,红二十五军有7幅。”最终,沈尧伊决定再走长征路,去寻找过往的点滴,而且不顾年老之躯完成了创作。

1464168657457183.png

“我们不能忘掉历史,不讲责任!”沈尧伊回头望了望那群正在埋头签名的老头儿,笑言:“现在我们这帮人就是有病!”


77岁的赵华胜也自认是个“有病”的老头儿,他张开嘴说:“看我牙都没了,还画呢!”他告诉记者,其新作《杨靖宇》目前已完成几十幅,预计今年底面世。和沈尧伊一样,画杨靖宇也是他多年的梦想,“三十多年前,我就重走了抗联路,画了十几本,上千幅速写。”


大家互相感染,互相鼓励。中午吃饭的时候,连环画《人到中年》的作者尤劲东也答应,要和大家一起努力,重出连环画江湖。


“现在的漫画艺术性差”


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百余位连友,激励着连环画家的最后坚守。


“刚下火车。河南下大雪了,火车晚点半个小时。”来自河南平顶山的刘军雷一边掏出珍藏多年的《李逵元宵闹东京》、《闯江州》,一边恭敬地请画家们签名。


刘军雷如今已退休,自称“收入稀松”,每个月也就两千元,“这一趟出来就要花掉七百元,要是再买书就要破一千元了。”他说,自己不斗酒、不抽烟,这点爱好家人支持。


来自山东东营的孟斌带来王叔晖绘《西厢记》,请王叔晖侄子王维澄扣上了王叔晖的印章,了却了多年愿望。他说:“王叔晖一生清贫,无儿无女,从她的画风中可看到孤独、忧伤的气质。”而王维澄也告诉孟斌,他3岁时母亲去世,从此和姑姑王叔晖相依为命。他永远记得姑姑说过的,“出自个儿的力,流自个儿的汗,要干就干好!”


“1975年版的《投降派宋江》可有历史了,出版社也没送我一本。”著名连环画家任率英之子任梦龙为连友签名时透露,他和父亲都参与了这本书的集体创作,但至今没有收藏过一本。


这本《投降派宋江》是北京律师韩龙带来的宝贝之一,今年39岁的韩龙说,随着年纪渐长,尤其是有了儿子之后,在给孩子买书的过程中,愈发体会到连环画的美,收藏的兴趣也日渐浓厚。“现在的漫画都是流水线加工,艺术性很差。连环画的传统审美,还有对社会的关心,反而特别能打动我。”


希望连环画能“申遗”


在这场热闹的合家欢中,还有许多人是默默的旁观者,但内心一样充满感动。


“我是到这里来安一下魂的。”连环画家郑桂兰说,连环画是她多年的爱,但如今连环画走向衰落,她感到心很疼,很痛。曾经有年轻人跟她一起画画,但是坚持一段时间就走了,“太清苦了,基本不能走市场,就是靠出书这点微薄的稿酬。”不仅如此,连环画题材丰富多样,需要做很多功课才能完成一张画。


郑桂兰曾和丈夫汪国新合作,创作出著名的连环画《长江三部曲》,汪国新在全国政协提案中,也多次为中国连环画申请进入非遗名录不断呼吁。汪国新认为,申遗的作用除了可以让世人记住中国连环画曾经的黄金时代,也可以为当代艺术创作树立一个榜样。他说:“中国动漫现在产量非常大,但为什么没有给大家留下什么印象?因为它用的是日韩动漫的审美艺术,而本民族的审美意识却渐行渐远。”


对此,不少老连环画人都感同身受。沈尧伊认为,“有关部门为了扶持动漫,动不动就给巨额资助,可连环画一分钱都没有。没有钱,根本培养不出年轻人。”他为此呼吁,应加大对连环画的扶持力度,成立相关机构,为年轻人的培养提供支持。“年轻人可以一边创作,一边培养,完成几部作品就可以练出来了。”


“连环画不是工业制造,不是科技拼图,不是电脑能替代人脑的工作,充满了个人审美,带着自己的生活阅历和温度。”郑桂兰认为,应该为连环画的生存提供更多支持。

1458631795739047.png

编辑:路艳霞

标签:沈尧伊 长征 连环画 艺术


我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4 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字符)

微博动态

产品

连环画数字图书馆

多媒体U盘阅读器

触控一体机系统

连环画纸质图书

服务

在线阅读

商品订购

技术服务

定制出版

资源

资讯

百科

原创

社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载

合作单位

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

谷浪远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SINOCOMIC 联系我们 友情合作 网站地图 服务条款 版权说明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77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81

连环画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选择“扫一扫”功能。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