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连环画书刊出版

来自:SINOCOMIC官方 2016-03-12  1  971




1951年9月15日,全国第一家中央直属的美术专业出版单位—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周恩来为人民美术出版社题写了社名,他对时任出版总署副署长兼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一任社长萨空了说,要尽快多出为青少年和劳动人民服务的好书好画,占领文化阵地。人民的出版事业,主要任务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满足人民精神上的需要,为了培养青少年一代。如果钱赚多了,那就要研究一下是否方向出了问题。

 

周恩来这一指导思想与毛泽东关于连环画的指示是一脉相承的。新中国刚刚成立的1950年之 初,毛泽东就指示时任中共中央宜传部副部长周扬,连环画不仅小孩看,大人也喜欢看,文盲看,有知识的人也看,是不是搞一个出版社,出版一批新连环画,把那些宜扬神怪、武侠、迷信的旧连环画去掉。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文化部很快就成立了专门出版连环画的大众图画出版社。该社在画家蔡若虹的领导下,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出版了一批思想健康、艺术新颖的新连环画,为新中国连环画事业的改革和发展开了一个好头。


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后,大众图画出版社并入人民美术出版社。同年,《连环画报》(半月刊) 创刊,时任文化部部长茅盾为画报题写了刊名。1 9 5 3 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又组建了连环画编辑室和创作组,把组织编创出版连环画作为一项重要任务。

 

 

1960年开始的“三年经济困难”,以及“左”的思想和浮夸风,给文化艺术工作造成严重的后果,人民美术出版社组织编绘的连环画,如《达吉和她的父亲》(原创作者高续) 和《胆剑篇》(原创作者曹禺等) ,都因有较大的争论,不得不停顿下来,连环画出版工作出现了令人优虑的局面。正在这时,周恩来1 9 6 1 年6 月19 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故事片创作会议上的讲话》和1 9 6 2 年2 月1 7 日《对在京的话剧、歌剧、儿童剧作家的讲话》公开发表。在这两个讲话中,周恩来对文艺工作的形势作了系统的分析,对任务作出了重要的指示,对“左”的思想进行了深刻的批判,鼓励文艺工作者要大胆解放思想。他还举例说,《达吉和她的父亲》小说和电影都很好,看了后让他感动得“几乎流泪”,并驳斥道,这怎么能说是宣传人性论呢?他肯定了《胆剑篇》“主要方面是成功的”。


在周思来这两个讲话的精神鼓舞下,我们又重新抓紧这些选题的组织工作,还专门组织《达吉和她的父亲》的画家姚有信等到彝族自治州体验生活,保证了作品的质量。但到1 9 6 4 年,“左”的思想更高涨起来,这部画好的作品又被搁置,直到1 9 7 8 年才得以出版,初版印数达到30 万册。《胆剑篇》约请人民艺术剧院邱扬改编,程十发绘画,陈长明配曲牌,成为一部别具特色的作品,在全国连环画评奖中脚本获二届一等奖。

 

1965年12月,文化部召开了全国年画、连环画出版工作会议。这时,已是“文革”前夕,文艺界、出版界的气氛颇为紧张。正当大家优心仲忡的时候,召开这次会议,分析了形势,交流了经 验,精神得到了振奋。我参加了这个会议,听到文化部为加强连环画书刊的出版所采取的措施,又树立了信心。会议结束前夕的12月25日,周恩来、朱德、邓小平接见了全国年画、连环画出版工作会议代表、内蒙古乌兰牧骑文工团和新获文工团等文艺工作者,并与我们合影留念,使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1457778616112788.png

周恩来为人民美术出版社题写社名手迹(1951年)



 

正当落实1965年会议精神不久,“文革”开始了,几乎一夜之间我们经手出版的连环画都成 了“毒草”。眼看一批批连环画被毁掉,真是肝肠欲断,却又无能为力。直到1970 年图书阵地还是一片荒芜,孩子们没有书看,学校里流传手抄本,精神毒品在危害着青少年,令人心急如焚。就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于1970 年9月17日和1971年2 月11 日,两次接见出版署领导小组,在询问青少年图书出版情况时,一再强调出版单位要尽快恢复业务,并询问有没有人编“小人书”?要求抓好连环画出版工作,新书要出,过去的也要选一些好的再版。一定要解决青少年没有书看的问题! 周恩来的指示受到林彪、“四人帮”两个反党集团的干扰和破坏,人们的思想还受到“左”的束缚,出版工作仍然举步维艰,面对这种局面,周恩来决定召开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


会议于1971年3月15日召开,到会有全国出版单位代表一百余人。我作为人民美术出版社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并多次参加会议领导小组扩大会议。会议始终在周恩来领导下进行,他指定时任国务院办公室负贵人吴庆彤具体主持这个会议。4月12日凌晨1时5分至5时20分在国务院会议厅,周恩来由李先念、昊庆彤等陪同接见会议领导成员和部分代表三十余人。我有幸参加了这次令我终生铭记的接见。当时,周恩来虽已重病缠身,但还关注出版工作,与我们整夜长谈。从文化工作的大的气候,出版工作的全面形势,到每项出版任务,从如何大胆起用人才,调动知识分子的积极性,到如何贯彻党的政策,抓好队伍建设,都一一询问,一一作出指示,包括恢复《鲁迅全集》的编辑出版,恢复出版四部古典文学名著和《二十四史》,修订出版《新华字典》等等。他的谈话,先后有五次历数极“左”思潮的危害,指出批判极“左”思湘的重要意义。他还鼓励大家,要站出来工作。现在群众没有书看,孩子们没有书看,任务紧急啊! 你们不干,谁干啊?


会议于7月22日结束,29日晚9时50分至5时10分,周恩来又接见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和其他几个会议的代表,他在讲话中指出:“一定要抓紧出版一些好书,包括青年和少年儿童的读物,满足不了他们,他们就要看旧的、坏的。”“各省市第一书记一定要抓出版工作,会议结束后,就要把工作布置下去,落实下去,包括编辑、印刷、发行,都要积极行动起来,努力满足人民的需要! ”


 


就在出版会议期间,我回单位传达了周恩来的讲话精神,并根据这些精神拟定了恢复连环画图书的出版规划,向会议报送了重版一批连环画的选题,由会议领导小组集中各地计划,印成文件上报周恩来过目,得到他的同意。会议一结束,我们立即行动起来。人民美术出版社当时大部分人员下放干校,少数留下来的夜以继日,先整理再版一批优秀连环画,送向书店,接着又组织编绘一批新作,如《黄继光》、《杨根思》、《一块银元》、《艳阳天》、《金光大道》、《红旗渠》、《列宁在1918》、《铁人王进喜》、《无产阶级的歌》……有的作品印数达数百万册,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鸡毛信》、《岳飞传》等都供不应求。

 

为了争取停刊已久的《连环画报》复刊,我和有关人员几经商量,写了申请复刊的报告,送出版署,经周恩来同意后,我们立即进行筹备工作,于1973年7月试刊,10月正式恢复出版。这又是一件令连环画界振奋的喜讯:停办了12年的一份连环画专业刊物,终于复刊了! 

 

下放干校的编刊人员大部分调回,很快投入工作。社外的作者也纷纷应约而来,有的住在社 内,随时与编辑合作,争取创作出好作品来。出版社里往日冷冷清清的气氛没有了,代之而来的是一片繁忙,甚至深夜还灯光通明,大家共同的心愿:尽快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尽快把精神食粮送到读者手中! 到1972年年底,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新书和再版书共47 种,印数达280万册,超过“文 革”前1963年的出版总数。地方出版社如上海、天津、辽宁等美术出版社也纷纷推出连环画。在周恩来的关怀下,连环画书刊出版的春天已经在向人们招手! 

 

1974年庆祝新中国成立25周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国庆招待会,周思来以他的名义发出了招待会的请柬。当我接到这份具有特殊意义的请柬时,久久凝视周恩来三个大字,心中激动不已,热泪夺眶而出。

 

当我9月30日晚攀着请柬,走进人民大会堂实会厅时,只见灯火辉煌,人头攒动,大家不约而同地等待着周恩来的到来。突然,宴会厅里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周恩来来了! 他级步走向主席 台,向大家招手致愈,会场上又是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我仔细望去,他比三年前消瘦多了。后来我知道,他是支撑着重病的身躯,从医院赶来的。可是在致祝词时,他的声音还是那样苍劲而有 力,几乎每句话都激发起全场热烈的掌声。晚会结束时,周恩来向大家挥手告别,我凝望着他那渐渐远去的身影,默默地祝愿他早日康复,共和国不能没有他,人民不能没有他……哪知,这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在我五十余年的连环画书刊出版生涯中,有幸多次聆听周恩来的讲话,得到他的教诲,令我永远不会忘怀。他关心出版事业,关心连环画书刊出版的言行,将永久地激励我们坚守神圣职责,不辱使命,无负于时代,无愧于后人!



 

文/姜维朴


编辑:sinocomic

标签:周恩来 连环画 人美 美术


我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1 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字符)

微博动态

产品

连环画数字图书馆

多媒体U盘阅读器

触控一体机系统

连环画纸质图书

服务

在线阅读

商品订购

技术服务

定制出版

资源

资讯

百科

原创

社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载

合作单位

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

谷浪远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SINOCOMIC 联系我们 友情合作 网站地图 服务条款 版权说明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77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81

连环画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选择“扫一扫”功能。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