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连环画 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五年上

发展简史

日期:2016-08-08
收藏 1690

“新连环画”之称,意在区别于解放前的旧连环画。凡是在旧社会接触过旧连环画的人们,都会知道那时连环画的社会地位是何等低下,编绘印制是何等低劣,出版商靠它获取高利,反动统治者利用它奴化群众,编绘者靠它养家糊口,反动统治者则利用它奴化群众、毒害青少年。每种连环画的印量高莫过几千册,但由于它图文并茂,较之其他通俗读物更容易流传于劳动人民和青少年之中。当时,它大部分取材于旧小说、旧戏曲,内容主要是些庸俗荒诞的武侠、神怪、侦探、公案故事等等。它除了少数出自有一定文艺素养的画家之手,大都是些像旧艺人一样的编绘者迫于生活而编绘出来的。这此作者长期处在社会最底层,在重重盘剥压榨中呻吟、挣扎,连生活都毫无保障,哪里还谈得上什么艺术的追求……。连环画在旧社会的历史含满着血泪,但是它又联系着流着血泪的劳动群众。鲁迅、茅盾、瞿秋白等文艺革命先驱者,早在三十年代就看到了连环画在广大群众中的影响,一再指出拯救、改革这一艺术的重要性,并做了多方面的努力。有些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和进步的连环画家,也曾编创了一些内容健康或具有革命意义的连环画,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连环画也在发展提高,发挥了革命宣传教育作用,从而形成了连环画的革命传统。但是,由于政权在反动统治阶级的手中,进步的连环画家们的努力,还不可能根本改变连环画的厄运。正如鲁迅先生在论述文艺大众化时所说:“若大规模设施,就必须政治之力的帮助。一条腿是走不成路的……”(《文艺的大众化》)
随着新中国的诞生,连环画作为一项文艺事业也获得了新的生命。从此,它像在肥沃的土地上扎下根须,在温暖的阳光里伸展枝蔓,随着祖国的文化事业的发展,不断成长状大,在各个历史时期做出了显著贡献。
一、从解放初期到1956年,新连环画发展迅速,在占领思想阵地的斗争中做出重大贡献
建国初期,由于旧中国遗留下来大量反动、淫秽、荒诞的图书,特别是旧连环画在遍布全国的租书摊店中占绝大比重,在劳动群众和青少年中,流传广泛,影响很大。新中国为了巩固革命政权,从思想阵地上争取祖国下一代和广大群众,就必须大力发展新的连环画书业。这是思想领域中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工作,也是文艺战线面临的一项紧迫任务。
当新中国刚刚诞生、百废待兴之际,党和人民政府就及时布置并不断抓紧连环画工作的改革建设。毛泽东同志于1949年12月专门找到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副部长、党组协记周扬,指指示说:连环画不仅小孩看,大人也喜欢看,文盲看,有知识的人也要看,你们是不是搞一个出版社,搞一批新连环画,把神怪呀、武侠啦、迷信啦,那些旧东西去掉。于是,周扬找到时任文化部艺术局美术处处长的蔡若虹商量,决定立即在文化部成立大众图画出版社,专门负责编制出版连环画。这就是新中国第一个国家级的连环画专业出版社,负责人为蔡若虹。《人民日报》于1949年12月30日刊登了新华社12月29日北京电:“以编印新的连环图画(亦称小人书)为主要工作的大众图画出版社,已于日前成立。连环图画销行甚广,对于儿童和部分不识字的成人影响甚大。如何以合乎人民利益的新内容,代替现有许多连环图画中含有毒素的旧内容,成为一个严重问题。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日前协同出版总署就这个问题进行商讨,并筹备组织了‘大众图画出版社’”。
大众图画出版社的成立,标志着新连环画事业在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关怀下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个肩负重要使命的出版单位在蔡若虹这位美术前辈的主持下,很快组成了一支精干的编创队伍,参加编辑工作的有在电影事业卓有经验的钟惦棐和研究民间文学的专家贾芝(李大钊同志的女婿),他们长期从事的专业与连环画工作都密切相联。还有长期从事美术工作的刘建庵,负责出版社的行政和出版工作。在创作队伍方面则吸收了擅长人物和动物画的刘继卣,在脚本编写方面则吸收了来自上海的在编写脚本方面有一定经验的徐淦。出版社在一穷二自的条件下开始了紧张的工作。1950年便出版了一批好书,如由蔡若虹(笔名张再学)改编、刘继卣绘画的《鸡毛信》上册,第二年出版了下册。这部连环画很快以引人人胜的故事和生动感人的绘画,受到广大群众欢迎。后来人民美术出版社将两册书并成一本,画家对人物形象又进行了加工,成为一部多次获奖的经典之作(1955年获中国保卫儿童委员会作品评奖一等奖,文学脚本获1963年首届全国连环画评奖脚本一等奖)。大众图画出版社1950年和1951年中,出版了四十余种连环画,除上述《鸡毛信》,还有如《东郭先生》(董聚贤、徐淦编,刘继卣绘)、《新儿女英雄传》(一、二集,伍必端、李琦、冯真、邓澍、顾群、林岗绘)、《王秀鸾》(张再学改编,刘继卣绘)、《三打祝家庄》(徐燕荪绘)等,都是长期受到欢迎的优秀作品,为连环画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22_201301211808411UxsA.jpg1470625794199205.jpg

1951年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该社在社长萨空了、总编辑朱丹主持下,于1951年5月创办了《连环画报》(半月刊),邹雅、刘迅先后任主编,文化部部长沈雁冰(茅盾)题写刊名。《连环画报》一出版,很快发行到四五十万份,说明这份刊物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它的作者不仅有古元、彦涵等名家,还有一些来自基层的美术爱好者,形成了广泛的作者群体,并不断地培养壮大连环画编创队伍。
1470626060952790.jpg

1951年,时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社长、总编辑的朱丹同志,在筹建人美社和社长萨空了共同努力,创办了《连环画报》,在1951年6月的创刊号上,由朱丹亲自撰写了发刊词。词中谈了连环画的重要性之后,说:“现在,我们想出这么一本定期的连环画小书,想要用大家喜欢看的连环画这种东西专讲新道理。不论是新社会里的新事情和从前的老事情,我们都从人民的观点来讲来画,希望大家能在这本小书上得到点益处。”

22_201301211814273lLRK.jpg

人美社成立后,大众社即并入人美社,成为《连环画报》编辑室的连环画册编辑组,继续组织连环画册的编创出版。1953年,人美社在原连环画册编辑组的基础上,加以扩充,组建成连环画册编辑室,姜维朴先任副主任,后任主任,武耀强任副主任,同时,人美社还扩充了连环画创作队伍,主要创作人员有徐燕荪、刘继卣、王叔晖、任率英、卜孝怀、墨浪、肖林、林锴等。连环画册编辑室成立初期,继承大众图画出版社的出版方向,继续出版了一批,如《童工》、《新儿女英雄传》(三、四集)、《毕加索的和平鸽》(程十发绘)、《一对勇敢的哈萨克》(顾炳鑫绘)、《火烧赤壁》(徐燕荪绘)、《英雄村》(华三川绘)等,并对《水浒》画库的编绘开始了深入研讨和组织工作。

1470626590319365.jpg

1953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建立连环画册编辑室,图为该市同志在灯市口37号北辰宫(清朝末年接待外国人的宾馆)社址前留影。
这期间由团中央领导的《中国青年》杂志发表了娄霜编绘的反映抗日斗争的连环画《虎龙英雄传》(后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单行本,也引起厂读者的重视,王朝闻同志曾专门著文予以评介)。
在连环画的“大本营”上海,解放初期就由新华书店华东总分店(后为华东人民出版社)吸收了一批职业连环画作者,包括赵宏本等知名的连环画家,组成连环画编创部门。在这期间,由解放区进入上海的华东画报社还出版了莫朴、吕蒙、亚君的反映解放区军民斗争故事的木刻连环画《铁佛寺》,以及《圈套》(黎冰鸿绘)、《金娣》(黎鲁编绘)、《劳动英雄张富贵》(姜维朴诗、赵延年绘)等革命题材连环画。到1952年华东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专门建立了连环画编辑室负责这一项工作。(该社后改为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在这同时,上海先后由一批私营出版社合并成立公私合营的新美术出版社,黎鲁为副社长(社长由吕蒙兼)、总编辑,专门出版连环画。上海在解放前后,私营连环画出版单位有百余家。解放后,有些出版单位积极谋取新的发展,出版了一些较好的连环画,如大众美术出版社就曾请江丰、陈叔亮、陈烟桥、野夫等画家任主编,编选出版了一些来自解放区的连环画,如彦涵的《翻身前后》、蔡若虹的《苦从何来》、邵宇的《土地》以及由吴秾编和顾生岳、娄世棠、徐永祥绘的《赵百万》等有重大影响的作品(《赵百万》曾于1952年获上海文化局举办的连环画创作奖首奖,《土地》、《赵百万》都选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连环画卷》)。这个出版单位是第一批参加新美术出版社的。新美术出版社1955年发展到有职工百余人,出版连环画册保留书目881种。1955年新美术出版社并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上海人美社从而成为全国连环画编创力量最雄厚的出版部门。
当时在沈阳的东北画报社,即后来的辽宁美术出版社,还有河北的大众美术社,即后来的河北人民美术出版社,以及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都以编创出版连环画为重要任务之一。
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百忙中非常关心连环画的编创出版工佰。1954年青年团中央给党中央写了一个报告,提出反动黄色书刊对于广大人民,特别是在青少年中毒害很大这一严重问题。刘少奇同志和周恩来同志阅后立即批示要当时的出版总署解决这一问题。出版总署随即派人到上海等地调查。不久,出版总署并入文化部,文化部继续调查研究这一问题,并召集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等八大城市及几个省的文化部门负责人,共同研究解决办法。文化部党组在1955年春向党中央写了一份关干处理反动、淫秽、荒诞图书的请示报告。少奇同志看了报告后指示说:反动的、淫秽的、荒诞的书刊一定要取缔,同时要加强和改进文艺作品、通俗读物和少年儿童读物的出版工作。要专门出版许多适合于文化水平低的读者阅读的书籍,包括有益无害或益多害少的旧小说、连环画。少奇同志还说:这是一个很艰巨、很复杂的工作,要做好充分准备,然后行动。根据少奇同志的意见,文化部党组修改了报告,后由中央批发下去。(详见当时曾任出版总署副署长、文化部副部长的陈克寒题为《刘少奇同志关怀文化工作》一文,载于1980年5月14日《人民日报》。)
以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以及辽宁、天津、河北等五家美术出版社专门从事连环画的编创人员共二百余人为基本力量,加上全国各地有关出版单位的共同努力,彼此协作,组织起全国新老连环画工作者投入编创工作中,使全国连环画编创出版的形势迅速发展,到1956年,全国一年共出版连环画2200种,印数为1.6亿册,较1951年的1900万册增加了五倍多。从1951年到1956年全国累计共出版连环画一万余种,累计印数2.6亿册。至此,新连环画基本取代了旧连环画而占领了图书阅览阵地。这是连环画工作者在党的领导下所取得的一项重大胜利!
这期间编创出版的连环画作品,较之旧连环画,根本的变化是思想内容积极健康,富有革命教育意义。它们主要根据当代文学作品和戏剧、电影等改编,也根据古典文学、戏曲故事和外国文学改编,题材做到了丰富多样。文学脚本开始被提到重要地位,创作过程中无须先有脚本(或提纲)的旧连环画那种由画者随编随画的做法已被代替,这是连环画的一大改革。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还曾在1953年一1954年专门成立了连环画脚本研究组(由著名作家孟超负责),部分文学工作者开始参加或关心连环画脚本的编写工作。脚本开始受到重视,是保证连环画具有积极健康的思想内容的先决条件,也是连环画得以提高的一个重要因素。 新连环画开始注意塑造具有典型性的人物形象,克服了旧连环画照电影戏剧形象抄袭临摹或局限于几种人物类型脸谱的那些弊病,使作品具有生活气息和真实感。这在连环画创作史上发生了一个根本的变化,也可说是一次质的飞跃,如前而提到的刘继卣的《鸡毛信》。
《东郭先生》,王绪阳、贡庆余等集体创作的《童工》,之后,相继有《我要读书》,顾炳鑫的《渡江侦察记》,丁斌曾、韩和平的《铁道游击队》,板乔(张卓)的《创业史》,华三川的《王孝和》,王叔晖的《孔雀东南飞》,王弘力的《天仙配》,程十发的《画皮》、《孔乙己》,贺友直的《钢铁运输兵》,林锴的《妇女主任》,以及刘旦宅的《屈原》等这些优秀作品的相继出现,大大改变了社会上人们心目中连环画“不是艺术”、不足以登“大雅之堂”的成见,使中国连环画以崭新的面目立于民族艺术之林。
由于编辑出版队伍的不断加强和提高,选题更具长远规划性,一些篇幅浩瀚、编创难度较大的题材,也陆续有计划地编创出版,如《水浒》、《三国演义》等,分别由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制定了计划,着手陆续编绘出版。另外如《抗美援朝志愿军英雄画库》、《戏曲故事画库》等,作为独具体例的丛书也陆续出版。
随着编创工作不断提高的需要,连环画的研究工作也开始提到日程上来。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印了《连环画工作》、《连环画业务研究资料》,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印了《连环画研究》等内部刊物,为连环画工作者进行学术性的研究和交流经验提供了阵地。

1470626871921051.jpg

连环画编辑出版部门之间,定期举行会议,交流工作经验,协调选题和组稿情况,也是50年代初期连环画事业不断发展的一项重要措施。
上海的连环画工作者于1949年下半年成立了“连环画作者联谊会”,参加者共二百多人,赵宏本被推选任理事长。联谊会开展了一些学术研讨和队伍培训活动,到1957年自行解散。
这期间的连环画虽然获得上述的成就,但艺术质量还较粗糙,品种比较芜杂。这一方面由于出版数量的急剧增加和出版时间的急促,另一方面编创队伍还大部分来自旧时代,对新的社会生活还不够熟悉,而新的编创还刚刚在尝试、探索。但是尽管如此,新连环画已经在人民中泛流传,出现了一些如上所述的优秀作品,发挥了巨大的宣传鼓舞作用。
这里要提到连环画中的电影连环画册。它从50年代初期就伴随着电影事业的发展而出现,其开本与一般连环画一样为48开本和60 开本,印数也大体与绘画的连环画相近。1953年人美社成立连环画册编辑室以后,每年都与中国电影公司协作,由该公司供应稿件,由人美社审定后出版。从1953年到1956年,每年约有30-40种出版。上海等地的美术出版社也有这一出版任务。50年代后期中国电影出版社成立后,承担了电形连环画的出版。应该说电影连环画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占领图书市场、为城乡人民群众进行思想教育方面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相关文章

产品

连环画数字图书馆

多媒体U盘阅读器

触控一体机系统

连环画纸质图书

服务

在线阅读

商品订购

技术服务

定制出版

资源

资讯

百科

原创

社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载

合作单位

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

谷浪远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SINOCOMIC 联系我们 友情合作 网站地图 服务条款 版权说明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77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81  

连环画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选择“扫一扫”功能。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